Nikkiliki

7月12日 国家大剧院 白岩松*谭盾对话 赠票

Hesper:

国家大剧院的会员活动,因家中有事无法参加,转让入场票


时间为明天15点30分(注:明日工作日,所以在北京的学生党最好)


对当代古典音乐感兴趣的优先。




求扩散

白日空想:

《犬仙人》

地址: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9393714

作者:ako

【含有兽耳元素,不能接受者请绕行】


六代目火影大人的美臀由我来守护!

【带卡】《裂变》后传:《轮回》(1)

渡边 早季:

*原作向,《裂变》的后传/番外,不长。


*前篇《裂变》(12w+完结):0~1112~2223~终章




1.


 


木叶人都清楚,最近忍界不怎么太平。一个新生词汇逐渐开始在人们的交谈中频繁出现——“第三次忍界大战”——不论有无亲临过战场,都无妨这个词汇在人们脑海里生成带有浓重血腥色彩的想象。


 


战争令整个木叶村都出于戒严状态,除了保安与防御加强以外,许多公共系统都瘫痪了。大街上随处可见巡逻的警备队,各个暗处亦藏有忍者、神经兮兮地担任监视工作。


 


年长的男人们依旧热衷于在早上的报纸时间对天下大势夸夸其谈,而女人们则对此毫不关心,系着围裙专心翻转她们的锅铲。她们普遍对于学校停课表示不满,孩子们留在家里只会给她们捣乱。


 


依照第三代火影的意思,现在并不是让年轻一代出门接受教育的好时机。


 


人们是焦虑的,同时又是坦然的。他们知道战争令人苦恼,也知道战争迟早会过去。冥冥之中他们总会相信,世界早晚会走到这一步,而所谓“三战”不过来得比他们想象中早了几年而已。


 


普通人的生活也就是这样了。


 


但木叶是个忍村,这里有一部分人是不一样的。这部分人是忍者,是这次战争真正的参与者。


 


对普通人而言,“忍者”这一身份显得神秘又残忍,那些身怀秘术的一类人总会与杀戮相关的事件挂边。忍者的力量保护了他们、给他们依靠,同时也让他们惶恐、怨声载道。多数人认为当一个谋杀者并不怎么高贵,很少有家庭乐于把他们的孩子送进忍者学校去,即便忍者学校事到如今还在正常上课。




通常说,忍者的一生都将过得极为艰苦。


 


战争爆发第二年的四月,火影下令封锁木叶村。除了必要的物资运输与军事活动,任何人不得踏出木叶边境一步。此令一下立刻上传下达,本在白天敞开的木叶大门也紧紧关牢了。


 


宇智波带土和他的小队在封锁前一刻钟才赶回村子。他抹了把脸上的血,长长呼了口气。连续两天的长途奔袭令他浑身都像散了架似的痛。


 


队友琳拉过他的手,安抚性地用医疗忍术抹掉他手背上细碎的刮伤。队长波风水门赶去火影楼交任务先他们一步而去,留下二人慢慢往家走。


 


带土是一名忍者,级别上忍,现年十四岁零两个月。这已经是他本月外出的第三个任务,S级。


 


“再让我看见那群孬种欺负你,我就把他们吊起来好好折磨一顿再杀掉。”带土把手从琳手中抽出捏了捏还在隐痛的筋骨,“身为一介堂堂男子汉,我最恨专挑女人下手的废物。”


 


琳在他后背拍了一掌,“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么,再说带土你哪里是那么冷酷的人,想讨好我就换一个方法吧——请我吃饭怎么样?”


 


“医疗忍者的薪金可比普通上忍多多了,你总这样我很肉痛。”


 


“那好,我们去水门老师家吧,师母最喜欢给你做饭了。”


 


“我还是选择请你吃饭吧。”


 


 


 


他们先各自回家收拾了下自己,随后到“烤肉Q”——木叶境内现在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烤肉店——一起吃了顿饱餐。过去的一周他们大多时间都在以兵粮丸果腹,只有一次还算好点,那天他们摘到了几个完全没熟的野果,想着点心的味道忍住酸涩强行咽下去。


 


“你知道吗?现在我简直想撑死在这里。”带土嚼碎一片多汁的牛肉,扒开冲外面喊,“老板,再加一盘肉!”


 


吃完后他们坐在店里休息了一会儿,随即赶往慰灵碑后的空地——他们小队的专属集合地。几年前,他们小队“第七班”在那片空地成立,他们的队长兼老师在那儿为他们安排了一次堪称灭绝人性的考试,让他们——彼时还是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从自己、一位精英上忍手里抢走两只铃铛。


 


说来好笑,原本水门的意思并非刁难他们,而是看他们是否有相互协作的意思,一旦他们表现出乐于帮助对方,他就会主动将铃铛交给他们。但事实却是带土用了点诡计,生生将铃铛从水门那骗到了手。


 


带土是宇智波家的人,宇智波一族拥有独一无二的天赋——写轮眼。写轮眼是施加幻术的良器,他在水门给他们讲规则的时候便偷偷施术了。他先前一直表现得像个傻瓜,何况两眼藏在一只风镜里,水门根本不会想得到。


 


正式成为一名忍者的代价是,水门和琳知道他开眼了,以及他被水门像一只萝卜一样半埋在地下、并且没收了午餐。


 


按照传统,忍者小队一般有一位队长和三名队员,但第七班有点特殊,除了队长水门外,队员只有带土和琳二人。据水门的解释,另一位队员本是位天赋夸张的苗子,却因为叛逆期提早到来在忍者学校开学后几天便强行退学了。


 


带土记得水门在一乐拉面店为他们讲述这个故事,表情十分无奈:“我想你们对他都没印象,毕竟除了他们学校放长假,他根本不会回木叶。那孩子很难对付,如果有人劝敢去说他回学校去,他就以绝食来抗议,几次三番下来就再也没人敢惹他了。”


 


带土问:“那他现在呢?不当忍者他干什么去了?”


 


“他执意去首都读书,谁也拦不住他。他啊,不愿意和我们说话,所以对他的生活我知道得也不多,”水门喝了口面汤,苦笑一声,“上次好说歹说才从他嘴里套出一句‘想当律师’,结果我问了玖辛奈才知道什么是‘律师’。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啧。”


 


带土听得瞠目结舌,也十分惋惜。他不明白一个“刚会走没多久就能使用盾术”的天才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的天分。琳听完后则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带土的肩膀,告诉他那就是中二病晚期的后果。


 


一开始带土还会为小队缺人愤愤不平,后来便也习惯了。


 


 


带土成长得并非顺风顺水。宇智波这一家族十分古老,因为一些政治原因,在村子里并不怎么受人待见。带土小时候没少被人排挤疏离,直到他听闻父母战死的消息,在极端的悲恸之中开了眼。


 


他打趴了几个上门挑衅的孩子,疯了一般冲出家门,跑到河畔抱住自己、瑟瑟发抖地坐着。他从水面的倒影里看到自己两只猩红的眼珠,喜悦与恐慌同时灌满了他。


 


他听到他们叫他“怪胎”。


 


带土清楚,他不是宇智波家的核心族人,而他的父母很早就死了,为木叶牺牲,与他亲近的只有邻居家一位路都走不利索的奶奶,就算他开了眼,也不意味着有人能教他好好使用。没人愿意无偿帮助他,哪怕是血脉相承的族人也不会,因为他一无所有、什么也支付不起。


 


他不想沦为族人廉价的工具,于是他决定违反族内规定不将开眼的事上报,偷偷藏起他的天赋。但该会的总要学会,最惊心动魄的事便是他夜里偷偷潜入宇智波一族的资料库,叼着手电筒一边心惊胆战一边热血沸腾地学习有关写轮眼的知识。


 


考入忍者学校的那年,带土已经将左眼修炼成了双勾玉。那年他在宇智波一族的禁地里找到了一块荒芜的石碑。他打开写轮眼,从其上看到了写轮眼的宿命——开启万花筒,然后无可逆转地走向失明。


 


他还看到了宇智波与千手的命运,宏大、悲壮、遥不可及。


 


石碑上的底端刻着一行字:万物死生皆有轮回。


 


带土把上面的信息藏在心里,默然离开。如果按照石碑上所说,万花筒写轮眼开眼的代价是失去他最挚爱的人,那希望自己永远也没有开启万花筒的一天。他有生之年也不会背叛木叶,无论木叶的人待他如何,这里始终有他深爱的人们。


 


他觉得自己早晚会忘记这些。






 


水门比约定时间晚到整整一小时,他在学生们的白眼中被迫许诺了一次自助餐,然后对解释迟到的原因。


 


水门焦躁地抓了把头发:“出了点岔子,没想到戒严令执行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


 


琳问:“遇到袭击了?可我们都没听到警报。”


 


水门连连挫败地摇头,“不是,是有人反对戒严令,冲到火影楼和三代大人吵起来了。真是疯了,那么多看守,天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


 


少年年与少女面面相觑,“谁?”


 


“卡卡西!就是我以前跟你们讲过的第七班的辍学成员,旗木前辈家混小子旗木卡卡西!”水门气愤的说,“臭小子,就知道惹麻烦!”


 


带土和琳忍不住大笑起来。


 


水门看上去心力交瘁,“村内戒严,但是他假期结束了,无论如何也要回首都上课。三代告诉他当前的形式不能为他破例,他却质问‘但是我凭什么要为这种事留级?’,三代几乎要气晕了!”


 


琳好不容易才憋住笑,问:“那结果呢?”


 


水门从怀里抽出一只卷轴,在他们面前摊开:“我们有任务了。护送旗木朔茂前辈的儿子旗木卡卡西到他首都的学校——别笑!——这可是S级。”


 


学生们闻言只是耸耸肩:“这年头只要出了木叶大门,什么任务都是S级。”


 


水门无言以对,把卷轴卷回去塞了回口袋。他们约好明天早上还在此集合,应水门的要求,出发之前还他们先得去拜访一下那位著名“中二病”雇主的父亲旗木朔茂先生——儿子出远门,雇主的老爸总得家长里短地交代一番。




[tbc]




想了想还是写吧_(:з」∠)_

原创+翻译+推文整理

URURU:

粮食向=非CP。XX中心=无CP。


请勿催更,非整理或目录类文章请勿转载。


 ————原创————


连载中:


【带卡】世界之敌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带卡】比良坂怪谈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带卡】鱼游入深海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带卡】饲虎 01 02 03 04 05 06 外章 07 08 09


已完结:


【带卡】败犬 01


【带卡/带土中心】去看海吧 01


【带卡】嘘 01 02 03


【带卡】幻い夢 01


【带卡】Make Me Feel Alive 01


【带卡】红莲 01 02 03


【带卡】野炊有风险 01


【带卡】小小的手心 01 02 03


【带卡】笼目歌 01


【带卡】两个人的旅行 01


【带卡】心照不宣 01


【鸣+卡·粮食向】狐狸与猎犬 01 02 03


【带卡】入埃及记 01 02 03 04


【七班中心】明灯之影 01 02 03 04


【带卡/七班】失忆症 01


【带卡】最后的二十四小时 01


【带卡】亡者的自白书 01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1 02 03 04 05 05.5 06


【带卡】英雄已死 01


【带卡】宇智波的赠礼 01


【带卡】带土成为火影的日子 01


【带卡】地狱之光 01 02 03  


【带卡】黎明之前 01 02 03


【带卡】千鸟的绝响 01 


【带卡】催眠 01


【三忍/旗木父子】独活 01


【卡卡西中心】生前身后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卡+鸣·粮食向】面具 01 02 03


【七班中心】与过去相遇 01 02 03


【四+卡·粮食向】后日谈 01 02 03


暂停:


(未坑,再开待通知)


【历代火影/七班】心火相传 #1 #2-1 #2-2 #3


【卡卡西中心】黑鸢 01 02 03 04 05 06 07


【佐+卡·粮食向】Vice Versa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译文————


授权集合


连载中: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带卡】西部狂飙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完结:


【七班/水门班】活下去的三个理由 01 02 03 04 05


【卡卡西中心】命运的隐星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带卡】临界点 01 


【带+卡·粮食向】幽灵 01 02 03


【带卡】流血的世界 01


【带卡】垂死之时 01 02 03


【带卡】跟踪者 01 02 03 04


————推文————


带卡专场圣诞推文


【推文两则】神无毗桥之战的另一种结局


【推文】水门班中心,无cp,时间旅行


300粉的推文福利


200粉的推文福利


HP和火影的crossover推文

ClareSunny:

闲来无事搞条漫。

总觉得这两父子见面后脑内弹幕想必也是刷满了。

……

有道是几人吃醋几人愁,几人十八年表情付东流……

你们好好打架